中文句子搜索 名言句子网 juzibaoku 优秀的文本搜索网站

作者专辑标题标签 摘要
句子正文部份内容 正文
偶遇佳句 高级搜索

搜索提示:关键字任意填写一项,两项提高精确度。

小说读书笔记 - 标签TAG句子大全 - 真走到了这个年纪这个身份,当年的一切都已模糊的时候,那种犹疑不舍的心痛却还能被真实想起。

(1) 你可以不爱我,可是这血淋淋的事实,叫我一个人怎么承受。 —— 兰婷叙 《旧年今夏》

(2) 众生皆有罪,众生皆需信奉光明诸神,以虔诚之心侍奉光明,方可获重生。 —— 《飞升之后》

(3) 真走到了这个年纪这个身份,当年的一切都已模糊的时候,那种犹疑不舍的心痛却还能被真实想起。 —— 《后爱》

(4) “如果有一天世界否认我的存在……” “我就和你一起否认这个世界。” —— 《从零开始》

(5) 有个男生很有生意头脑,去批发市场进了一批残次劣质的衣服袜子来卖,扔在床单上,堆得跟小山包似的。小陌见过他做生意,那是大买卖啊,都不论件卖,都论斤称的。 买家:“老板,袜子怎么卖?” 卖家:“六块钱一斤。” 买家:“我称两斤,算五块一斤咋样?” 卖家:“得,添点,你要能称两斤半,算你五块五一斤。” 买家:“那你可得给我再少点!” 卖家一咬牙:“行!你再称两斤裤子就拿走!” 安小陌彻底被震慑了,这两人太有才了!-_-!勇猛程度在她所认识的人中,也只有谢灵灵了。 —— 锦紫苏 《陌陌谦行》

(6) 张起灵,吃饭啦!张......”吴邪回头寻找小哥,可是那个望着天花板的身影却不在客厅之中.“小......哥........?”窗是大开着的.吴邪只觉得浑身一软,随及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窗外是阴沉的天,大雨冷酷地注视着这万分悲痛的少年. 小哥,你还是走了么.....? 一声轻轻的吱呀声,吴邪惊喜地回头去看,只见小哥从窗户浑身是雨水地进来. “吴邪.......”小哥看着跪在地上满脸泪痕的天真,叹了口气,“我只是去修屋顶.......” “带上我”吴邪又天真地笑了“外面天黑,我帮你打手电,好么?” —— 《盗墓笔记》

(7) 你喜欢她,是你的自由,你把她看做宝贝,当做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看的比这个世界上一切都重要,都是你的自由你的权力。你一点都没有做错。 —— 《天骄无双》

(8) 他目光横扫海面,明白此刻自己是多么孤独。可是,他已能看到黑色深海里的折光了,看到钓线往前伸展,看见平静的海面上波涛奇怪地起伏。此刻,貌似风刮得乌云集结了起来。他往前看去,只见一群野鸭越过水面,在天空的映衬下露出清晰的身影,然后模糊了,然后又清晰起来。他明白,在海上谁都不会感到孤单。 —— 欧内斯特·海明威 《老人与海》

(9)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不会有悲痛来袭 —— 《人间失格》

(10) 帝林:"阿秀,我可以杀光天下所有的人,但唯独不会对你动手。" —— 心如雪 《紫川》

(11) 他不是书中人,是我心上人。 —— 《盗墓笔记》

(12) 有一次路过御花园,见柔福正牵着赵瑗浴着星光立于荼蘼架旁,便悄然走近,想听听他们在聊什么,但入耳的不过是柔福恬淡安宁的一句话:“瑗,你看荼蘼很香,你看星星很亮。” —— 《柔福帝姬》

(13) 算了,我没必要和你解释这些,总之你只要清楚一点,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我们这个队伍的人能够顺利活过这场恐怖片,我绝对没有做错! —— 楚轩 《无限恐怖》

(14) 毒与心相连,毒才无解,冰与火相遇,却是彼此最强烈的绽放。剧烈的寒冷与炽热相攻相融,不知过了多久,苏婉云才依稀恢复了些知觉。她的臂弯被人托住,熟悉的寒意,由相触的细微感觉直透心扉,在那一瞬间深入,无有尽头。 —— 柳沙 《碧海剑歌》

(15) 一个男人的胸怀,应该像大海一样,应该像阳光一样。 —— 灵遁者 《探索宇宙》

(16) 我这一生,一直都走的跌跌撞撞甚至头破血流。 也因为道路太过崎岖产生过想要放弃的念头,但是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想要遇到信赖和喜欢的人,因为想要被爱,因为想要幸福。 可惜最后我还是辜负了自己。 那......如果。 如果真的有神明,如果真的有来世,给我一个家吧。 —— 孤君 《穆然》

(17) 韩剧中总是有“你死定了”之类的话,听着觉得分外搞笑。 —— 十七 《千年之殇》

(18) 等你变成一个男子你就知道,总有一天你会碰到一个女人。即使你不能和她共度一生,也会长留于你心中,再无人可以取代。不过我不希望你碰到这样的女人。(名言语录 www.juzibaoku.com) —— 水墨刺青 《光明王》

(19) 美丽的年华流逝了,苍老就会来临。 像那些被雨水洗去颜色的桃花一样,像眼角不可阻止的长出皱纹一样,像孤寂的墙上的钟,分分秒秒的听着自己的脚步声。 —— 晏平乐 《天黑前分手》

(20) 胖爷我一向连错觉都没有,还会有什么直觉。 —— 胖子 《盗墓笔记》

(21) 你是我的…或者按照人类的说法,我喜欢你。不要离开我,否则我宁愿将你带进深海,让你失去气息死在我的怀中,即使是尸体我也不会松手--你是我的… —— 《海怪联盟》

(22) 我不在乎一年有多久,我在乎的只是一年的时间,你的心走去了哪里? —— 《赖皮》

(23) 一怒便成魔,有爱则为神......如果爱潜于心,恨彻天地呢? —— 烬之翼 《益铃诀》

(24) 感谢你,在我相信爱情胜过一切的时候出现; 感谢你,陪我一起体验疯狂的,浪漫的,温馨的,平静的爱情; 十年,有你,足矣 —— 《我们的十年》

(25) 谦虚是美德,这话不错,但关键时候,是不能谦虚的,谦虚证明你信心不足,谦虚更证明你没有把自己放在冲锋陷阵的位置上。他放开喝酒的姿态又让普天成多了几分把握,不要以为在领导面前拘谨总是对的,当你情不自禁放开手脚是,你的率真还有你的态度就能出来了。原则这东西,说它是方,它就是方,说它是圆,它当然会是圆。原则向来是有立场的,没有立场的原则不叫原则,而立场有时候确定起来很难。 —— 《省委班子2》

(26) 在突厥人而言,英雄不能在壮年死去,是一种无上的耻辱。 —— 云胡不喜 《哥舒夜带刀》

(27) 政治斗争越往高层走,其斗争的手段也就越是含情脉脉,但在这含情脉脉的背后,其杀伤力却远比基层干部拍桌子骂娘的方式要大多了。 —— 银河九天 《首席御医》

(28) 在记忆中,也曾有人牵着她的手,说要陪着她走到永远,可如今,牵她手的人,已然背弃了他们之间的誓言。人生,恍如一梦,前尘往事随风飘! —— 《逍瑶》

(29) 在我心中,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而是像奇妙的黄色罗马烟花筒那样不停地喷发火球、火花,在星空下像蜘蛛那样拖着八条腿,中心点蓝光砰的一声爆裂,人们都发出“啊”的惊叹声。 —— 杰克·凯鲁亚克 《在路上》

(30) 要想活着,只有靠自己,不能靠别人,也靠不住别人。 —— 《盗情》

(31) 花雨落,帝花海,荒古一梦,帝皇情,血色长桥,悲伤引;痴情之泪,琉璃坠,泪染七彩,万世等待,只为君开,荒古绝恋,轮回劫,万衍情缘,今生当圆 —— 为伊染墨红尘 《帝临鸿蒙》

(32) 高贵的小姐们,繁星装饰着清明的晚空,春花点缀着碧绿的草地,在社交的场合中,也是这样,俏皮的话给文雅的举止、愉快的谈话添上了光彩。俏皮话因为精悍短小,所以出于女人的口里,特别适合。 —— 乔万尼薄伽丘 《十日谈》

(33) 世上最痛苦的事 不是生老病死 而是生命的旅程虽短,却充斥着 永恒的孤寂 世上最痛苦的事 不是永恒的孤寂 而是明明看见温暖与生机 我却无能为力 世上最痛苦的事 不是我无能为力 而是当一切都触手可及 我却不愿伸出手去 世上最痛苦的事 不是我不愿伸出手去 而是如果渴望从不曾生起 我如何能够判定 痛苦与快乐的分际 —— 《色已成空》

(34) 仇恨是我们活人活着的幌子,如果自由是幸福,如果爱是幸福,如果金钱是幸福,那么这一切都是需要宽容的。带着宽容的自由才是自由,带着宽容的爱才是爱,带着宽容的金钱才是金钱。 —— 灵遁者 《探索宇宙》

(35) 如果忧伤是爱的叶脉,我唯愿日夜攀爬,直到它的树冠。 —— 《不负》

(36) 但是想来令人欣慰的是,封建社会这个衰老的暴君逐渐丧失了它的全部甲胄,丧失了它夸耀的酷刑各种异想天开的刑罚,丧失了每五年要在大堡更新一张皮革刑床的那种笞刑,而且它几乎完全被逐出我们的法律和我们的城市,又被一部部法典追剿,从一处又一处地方赶走。 —— 《巴黎圣母院》

(37) 此刻我便是如此,有个人理我,我只会哭得越发不收拾。 —— 《兄长》

(38) 旭日初升,红霞灿烂如锦; 秋风萧瑟,黄叶漫山如席。 —— 《宰执天下》

(39) 两难…… 她又何尝不是呢?家族与爱人,身家利益与爱情,始终不能两全。 —— 连城女子 《风月连城》

(40) 个人的罪个人背。 —— 空梦 《眼泪干了》

(41) 风声呜咽,扫过耳畔,似是那人的灵魂在回应着他,一字一句沉重无比: 托君社稷,还君明珠。 —— 《帝业缭绕》

(42) 人生多怅惘,岁月总忧伤。 —— 《最强狂兵》

(4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吴世勋选择了相信。选择相信鹿晗的所有。 —— 廿井 《送日》

(44) 寒风过后,庭暖花香。 —— 千千千寻 《寒庭花》

(45) 每一个人都是勇士,打败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 。 —— 《骑士幻想夜》

(46) 毅力如山,我自巍然,千锤百炼,方能成器。 —— 岩 《武动乾坤》

(47) 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点水之恨当以沧海相还! —— 《无法无天》

(48) 他的眼睛跟海水一般蓝,眼神乐观,一副好像从未被打败似的神情。 —— 《老人与海》

(49) 如果你不曾到过这里,你不会明白我心伤。如果你不曾到过这里,你也不会明白我欢喜。 —— 画眉郎 《我是你的阿婆煮》

(50) 所有爱情都需要有人注视它,承认它,赋予它价值,否则,它就可能被当作一个误会。 —— 《黑与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