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句子搜索 名言句子网 juzibaoku 优秀的文本搜索网站

作者专辑标题标签 摘要
句子正文部份内容 正文
偶遇佳句 高级搜索

搜索提示:关键字任意填写一项,两项提高精确度。

《十年一品温如言》 - 专辑出处句子大全 - “除了白骨黄土,我守你百岁无忧。”

(1) 留下的,是注定要留下的。而离开的,若是不想再见,也是注定要分离的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 人若有知,配百年。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 “除了白骨黄土,我守你百岁无忧。”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 当一切开始的时候,将来的我们,把它冠作,过去。 她说,我的过去,与你们相同。从一个人,在回归到一个人的宿命。只是,留下一个无法消除的牙印,噬在喉头,再深一寸,致命。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5) 为什么,从没有人,问问我,我想要什么。 问一问,我攒的老婆本攒没攒够。 问一问,我要不要爱一个男人。 问一问,我这么设计你你还上套言希你是不是傻啊。 更没有人告诉我,我可不可以娶阿衡。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6) 而从开始到完结,言希那个傻瓜,一直都不明白,一切的一切只是属于她的秘密,饶是她早已把他从那般恣意毒舌美丽尖锐倔强脆弱的少年宠成这般风姿卓越高傲无敌流光溢彩的男人,萦绕舌尖轻轻默念,也不过一句——男孩,我的男孩。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7) 他多么不舍得他的宝贝,不要忘了他的阿衡,可终究,渐渐忘却。 他已经忘记如何说话。 所以,如何才能开口喊他的阿衡。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8) 阿衡转身,满眼泪光——“妈妈,那我,长大了,嫁给言希好不好?我不要儿子,不要女儿了,好不好?我不要轮椅了,好不好?”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9) 她以为自己只是离开了一个转身的距离,没想到却是一片恣肆的海。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0) 她不够聪明,又如何敢轻易动下妄念,去打扰别人的生活。 谁又能漫过心底的不舍却又不去挽留那个谁? 可是,忍过才好,只要能忍得,便能舍得。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1) 她忽然,感到了绝望,奔涌而来的害怕溢满了每一滴血液。 她说,言希,我看不到你。 拍打着门,却再也无法,抑制情绪,带了狠重的哭腔。 言希,你在哪儿呀,我看不到你。 言希眼中瞬间掉落了泪水,双手使劲掰着门缝。 他说,乖,你乖,不要哭,再等一分钟,不,十秒钟。 手指卡在门缝中,着力,猛烈地撞击,是渗出了血的。 阿衡啪嗒,掉眼泪,抽噎的声音——言希,我很想你,很想很想,可是,我不敢想。 言希吼——谁他妈的不让你想了,老子杀了他。 模糊了双手的血液,顺着光滑的门镜滴下。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2) 雪色的阳光,抬眼看着他微笑起来,山水温柔,一如初见。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3) 他害怕别人打破他所拥有的寂寞,因为,寂寞是很强大的盔甲。 -言希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4) 魏医生从言希腿上几处大脉收针,边收边问眼泪汪汪的言希——这姑娘是你谁啊。这么关心你。 言希抽泣,我媳妇儿,没过门儿的。 魏医生说怪不得呢,要不是年龄在那儿,还以为是你妈。 言希边抹眼泪边吭吭哧哧,费老大劲儿穿棉裤,您开玩笑呢,我妈哪有她疼我。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5) 她想要让言希,变得再坚强一些,不依靠任何人,走到她的身边。 可是,他却在害怕,害怕见到她。 他不敢依靠自己的双脚,走到她的身边,只因为,那些曾经遭遇过的伤痕累累。 有人轻轻推开虚掩的门。 那个瘦弱憔悴的大眼男人。 那么费力,一步一步,走到她的身边。 他蹲跪在她的床角,轻轻捧起她白皙的指,温暖的唇,吻了下去。 他说,阿衡,我饿了。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6) 你不会知道的我爱你。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7) 你好好看看我。阿衡,除了你,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 By言希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8) 相见相面的时候年少无知,不懂得相思是什么,等到梦中无人,才知道,她的样子被他千遍万遍地画入脑中,与时光同存。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19) 有人问,DJ YAN有这样可以倾诉的人吗,这个人,一直都在么。 言希笑,sometime的灵感源自这个人曾经的温柔相伴,我在这个人身上,第一次体会到,这个世界,有这样一种人,即使不说话,站在我的身旁,只留下影子,所有的困难也都是可以渡过的。一直都在,是怎样一种涵义呢,太大太宽泛,而我始终认为,没有一个人,能陪我们走到最后,重要的是,那些无法消除的记忆。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0) 她对这个世界抱以善意,明明知晓人心的顽固,也未尝预期自己有什么本事能够一夕改变什么,只是期望,别人转身的时候,能看到她的微笑。虽然,他人兴许不会回以相同的微笑,但是,她已经努力过,渴望了潜移默化的力量, 余下的,不是她的后悔便好。至于别人,无力,亦不想管上许多。 —— 温衡 《十年一品温如言》

(21) 你是谁呢,让我想想,不能回到过去的云衡,无法走向将来的温衡,身边只剩下言希的阿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疯掉抛弃所有的言希的亲人,你要选择做哪一个?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2) 真实之所以称作真实,是因为它否决了所有的假设。 命运之所以强大,在于它可以站在终点,看你为它沿途设下的偶遇惊艳。而那些偶遇,虽然每每令你在心中盛赞它的无可取代,但回首看来,却又是那样自然而理所当 然的存在好像拼图上细微得近乎忽略的一块,终究存在了才是完整。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就是习惯,而最习惯的就是便利。 谁规定,错误的开始,就必然走至错误的结局呢? 往往,追寻的过程,恰恰被称作生存。 —— 沧海书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3) 不晓得,自己此刻的争是从何而来,正如不清楚当时的不争是由何而起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4) 她的人生,有过许多许多生日,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却很少,那一日,记忆有许多许多,但似乎,记着记着,一不留心,却尽数忘却在时光的洪荒中。 —— 《十年一品温如言》

(25) 有时,是恨着阿衡的,莫名其妙地,想恨。总是希望人人都爱她,那么言希也许就不会这么患得患失了,可是,如果她有很多人很多人爱护着,那么,言希又算什么呢。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6) 因为没体面的穿着,因为说普通话说得囫囵不通,所以,是值得可怜的;因为穷,因为音调的乡土之气,所以,是可耻的(名人名言 www.juzibaoku.com)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7) 这是一抹明净山水的温暖,与之前若有似无的轻蔑,冰火两岸,天差地别。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8) 你死不了,不是不让你死,而是,我还不想死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29) 你女人的事儿,老子不稀罕管,只是你女人欺负我女人算怎么回事儿,今天话不给老子说清楚,谁他妈也别想好过! By言希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0) 以前,望着言希,模糊时,是隐约的好奇和美感。现下,清晰了,却是惧怕和怜惜。她惧怕着,这怜惜会随着时间缓缓清晰,推进骨髓。可,望了那些照片,许久许久,终究还是顿了脚步。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1) 生平第一遭无忧无虑,做着些不着边际的梦,有许多许多人的梦,一二三四五,该拥有的一个不少。 有些遗憾,他一次也未入梦。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2) “或者,觉得这爱太过艰辛,实在无法忍受,不如选择一个无懈可击的契机,重新开始。” —— 《十年一品温如言》

(33) 陆流看她,莞尔,说好吃就多吃些。夹了菜,倒了饮料,无微不至,真像一个温柔的大哥哥。阿衡搁筷子,不吃了,有些无奈,呵呵笑,陆少,我承认,我是个失败者,在你面前。如果你想确认的是这个,我承认。陆流目光深邃,却淡淡一笑,我要是你,我会花另一个五年,把人抢回来。阿衡郁闷,可我不是你。所以,人没了,家……也没了。她认死理,那谁教过她,08-69,那里,是他的家,也是,她的家。陆流却扑哧一笑,这么说,天对你,好像挺不厚道。阿衡敛着睫毛,眼睛的温柔也遮了个彻底,她说,你不可否认,有时,它就是这么不公平。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4) “言希容貌异于常人,而孙女相貌平庸,跟他在一起,刚好消解了他的美貌;言希自幼,父母不爱,年仅十五,遭人残害,无处可诉,生平两次,得了癔症,药石罔效,实在是无福,而孙女幼时有养母疼爱,长大后又有生母怜惜,平时生活琐事,事事都顺心,刚好是有福之人,或许可匀给他几分;言希出生时生母难产,几次抢救才得以生还,的确祸及父母,但孙女这次带走言希,却是对温家有益处,不敢说福及父母,却总算能消弭言希几分罪过。不知,爷爷以为如何?”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5) 虽然自幼在小地方长大,不懂得什么高深的东西,可也算知道,喜欢一个人,就算不能同那人厮守,就算做不到祝福,也总要风光霁月,干净磊落,不去做那些伤情之事。你年纪小,尚有时间,去后悔,那么,他日,蹉跎了时光,又要到哪里,去挽回?” —— 书海苍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6) 所以,言希,我们言希,我从现在开始这样喊你,会不会很晚?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7) 要是阿衡知道我又病了,她又该折腾了,真的,我怕她跟全世界过不去。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8) 阿衡,信人则伤,我不信人,是否就不伤心。------言希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39)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痛恨过自己--为什么要存在……为什么要明目张胆地存在?!她有人生,有人养,却……没人要。他们可以喜欢着她,可以善待她,除了她,永远都有更喜欢更想要厚待的人。于是,为了那些人,顺理成章地把她随手丢进角落里。那么难堪,像是垃圾一样,扔掉了也不会想起么……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0) 她把目光重新投向言希,望见那少年细细软软的黑发,安了心,面容安定,温和笑开。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1) 人间四月芳菲早已落尽,一束桃花悄悄盛开,却不是原来的那般明艳。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2) 温言絮语霜满地,莞尔一笑随风去! —— 《十年一品温如言》

(43) 他说,我虽然不能把你抱进礼堂,可是,我敢说,这个世界,只有我敢娶你。 阿衡说为什么。 他笑了,谁敢娶你,我杀了他。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4) “留下的,是注定要留下的。”言希的语气,脱离了情绪,带着雾色弥漫“而离开的,若是不想再见,也是注定要分离的。”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5) 言希说,一个迷失了方向的人,在坟墓中呆着,起码,不会乱跑。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6) 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就算我出局,在我的心中,盖着一座铜雀楼,里面锁着我的言小乔,那也是我的美人儿,我的未亡人,不是你的。虽然,日出之时,梦散,我渐渐将他忘去。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7) 室内,电话忽然响了起来。PM 14:00。只响了一声,已被对面房间的思尔接起。由于供暖,两个房间,为了透气,都大敞着,透过对面那扇门,可以看到,温思尔接电话的表情很是慌乱。她说,你怎么打电话来了,不是让你打我的手机吗。她说,好,大家都好,你看到访谈了,对,他身体很硬朗。她说,好了好了,我现在很忙,先挂了,对了,下次别送那些东西了,这么廉价,他们不会用的。她说,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人紧紧抓住了腕。转身,却是言希。那少年喘着粗气,大眼睛死死瞪着她。把电话给我。思尔说,言希,你疯了,是我同学的电话。言希咬了牙,我只说一遍,给我。思尔震惊,看着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8) Secret Of My Boy. 男孩,我的男孩。 --阿衡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49) 阿衡讨厌我,家,没了。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

(50) 你知道,再迟钝的的心,次数多了,也会破洞的。 —— 书海沧生 《十年一品温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