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句子搜索 名言句子网 juzibaoku 优秀的文本搜索网站

作者专辑标题标签 摘要
句子正文部份内容 正文
偶遇佳句 高级搜索

搜索提示:关键字任意填写一项,两项提高精确度。

鲁迅 - 作者句子大全 -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

(1)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 鲁迅 《自嘲》

(2) 悲剧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些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讽刺不过是喜剧变简的一流 —— 鲁迅

(3)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 鲁迅 《野草》

(4) 择心自食,欲之本味,然而创痛剧烈,本味何能知? 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而心以陈旧!本味何能知? —— 鲁迅 《墓掲文》

(5) 然而中外的杀人者却抬起头来,不知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 鲁迅

(6) 我打一个呵欠,点起一支纸烟,喷出烟来,对着灯默默地敬奠这些苍翠精致的英雄们。 —— 鲁迅 《野草》

(7) 时间象海,就绵里的水一样,只要你愿意挤,总还是有的 —— 鲁迅

(8) 所有的小孩,只是他父母福气的材料,并非将来的“人”的萌芽,所以随便辗转,没人管他,因为无论如何,数目和材料的资格总还存在。 —— 鲁迅 《战士终竟是战士》

(9) 我们目前当务之急,一是发展,二是要温饱,三是要发展。苟有阻碍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 《 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丹膏,全都踏倒它。 —— 鲁迅 《华盖集·突然想到》

(10) 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如诸葛之多智而近妖。 —— 鲁迅

(11) 被吞没的消灭了;受伤的生活着;开拓着自己的生活,唱着苦痛和愉悦之歌。待到这些逝去了,于是现出了一个较新的新时代,产出了更新的文艺来。 中国自民元革命以来,所谓文艺家,没有萎黄的,也没有受伤的,自然更没有消灭,也没有苦痛和愉悦之歌。这就是因为没有新的山崩地塌般的大波,也就是因为没有革命。 —— 鲁迅

(12) 我依据以上的事实和理由,要断定节烈这事是:极难,极苦,不愿身受,然而不利自他,无益社会国家,于人生将来又毫无意义的行为,现在已经失了存在的生命和价值。 —— 鲁迅 《坟.我之节烈观》

(13) 临了还有一层疑问:节烈这事,现代既然失了存在的生命和价值;节烈的女人,岂非白苦一番么?可以答他说:还有哀悼的价值。他们是可怜人;不幸上了历史和数目的无意识的圈套,做了无主名的牺牲。可以开一个追悼大会。 —— 鲁迅 《坟.我之节烈观》

(14) 我躺着,听船底潺潺的水声,知道我在走我的路。 我想:我竟与闰土隔绝到这地步了,但我们的后辈还是一气,宏儿不是正在想念水生么。 我希望他们不再像 我,又大家隔膜起来…… 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展转而生活,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 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我想到希望,忽然害怕起来了。 闰土要香炉和烛台的时候,我还暗地里笑他,以为他总是崇拜偶像,什么时候都不忘却。 现在我所谓希望,不也是我自己手制的偶像么?只是他的愿望切近,我的愿望茫远罢了 —— 鲁迅 《故乡》

(15)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死亡与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 鲁迅 《野草 题辞》

(16) The no way just walk more people and then became road. —— 鲁迅

(17) 看“现代”派下的小卒就这样阴鸷,无孔不入,真是可怕可厌。不过我想这实在难对付,譬如要我去和此辈周旋,就必须将别的事情放下,另用一番心机,本业抛荒,所得的成绩就有限了。“现代”派学者之无不浅薄,即因为分心于此等下流事情之故也。 —— 鲁迅

(18) 难得甘苦两心知,实是濡沫十年人。 —— 鲁迅

(19)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8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10里去了。 —— 鲁迅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20) 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我的故乡好得多了。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故乡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回乡,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 鲁迅 《呐喊》

(21) 会觉得死尸的沉重,不愿抱持的民族里,先烈的“死”是后人的“生”的唯一的灵药,但倘在不再觉得沉重的民族里,却不过是压得一同沦灭的东西。 —— 鲁迅 《“死地”》

(22) 如果我的孩子还在的话,也有你这般大了。 —— 鲁迅 《祥林嫂》

(23) 哪里有什么天才,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了的。 —— 鲁迅

(24) 年青时读向子期《思旧赋》,很怪他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刚开头却又煞了尾。然而,现在我懂了。 —— 鲁迅 《为了忘却的纪念》

(25) 即使我说二二得四,三三见九,也没有一字不错。这些既然都错,则绅士口头的二二得七,三三见千等等,自然 就不错了。 —— 鲁迅 《朝花夕拾》

(26) 我也当平心气和,度过预定的时光不使小刺猬忧虑。 —— 鲁迅 《鲁迅致许广平》

(27) 本来,生命只有一次,对于谁都是宝贵的,但是,假使他的生命溶化在大众的里面,假使他天天在为这世界干些什么,那么,他总在生长,虽然衰老病死仍旧是逃避不了,然而他的事业 —— 鲁迅 《百度》

(28) 鬼睐眼的天空越加非常之蓝,不安了,仿佛想离去人间,避开枣树,只将月亮剩下。然而月亮也暗暗地躲到东边去了。而一无所有的干子,却仍然默默地铁似的直刺着奇怪而高的天空,一意要制他的死命,不管他各式各样地睐着许多蛊惑的眼睛。 —— 鲁迅 《秋夜》

(29) “我家的六顺,”四爷忽然严肃而且悲哀地说,声音也有些发抖了。“秋天就要娶亲……。你看,他年纪这么大了,单知道发疯,不肯成家立业。舍弟也做了一世人,虽然也不大安分,可是香火总归是绝不得的……。” —— 鲁迅 《彷徨》

(30) 况明明说过“说不清”,已经推翻了答话的全局,即便发生什么事,于我也毫无关系了。“说不清”是一句极有的话。不更事的勇敢的少年,往往敢于给人解决疑问,选定医生。万一结果不佳,大抵反成了怨府,然而一用这说不清来作结束,便事事逍遥自在了。我在这时,更感到这一句话的必要,即使是和讨饭的女人说活,也是万不可省的。 —— 鲁迅 《祝福》

(31) 我希望他们不再像 我,又大家隔膜起来……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展转而生活,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 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 鲁迅 《故乡》

(32) 人生最痛苦的,莫过于梦醒了无路可走。 —— 鲁迅

(33) 我所佩服诸公的只有一点,就是这种东西也居然会有发表的勇气。 —— 鲁迅

(34) 死者倘不埋在活人心中,便是真的死了。 —— 鲁迅

(35) 无论如何,“流言”总不能吓哑我的。 —— 鲁迅

(36)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 鲁迅 《狂人日记》

(37) 赵大爷和它的狗在人群中观望 —— 鲁迅

(38) 舌乃心之灵苗 —— 鲁迅 《朝花夕拾》

(39) 泰山崩,黄河溢,隐士目不见,耳不闻。 —— 鲁迅

(40) 然而更便宜的是时髦的女人。 —— 鲁迅 《南腔北调集》

(41)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松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带着还未干枯的叶子在我头上摇动。 —— 鲁迅 《野草》

(42) 我想,作家和批评家的关系,颇有些像厨司和食客。厨司做出一味食品来,食客就要说话,或是好,或是歹。厨司如果觉得不公平,可以看看他是否神经病,是否厚舌苔,是否挟夙嫌,是否想赖账。或者他是否广东人,想吃蛇肉,是否四川人,还要辣椒。于是提出解说或抗议来——自然,一声不响也可以。但是,倘若他对着客人大叫道:“那么,你去做一碗来给我吃吃看!”那却未免有些可笑了。 文艺必须有批评;批评如果不对了,就得用批评来抗争,这才能够使文艺和批评一同前进,如果一律掩住嘴,算是文坛已经干净,那所得的结果倒是要相反的。 —— 鲁迅

(43) “写给亲属”的遗言 (一) 不得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人一文钱。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 (二) 赶快收殓,埋掉,拉倒。 (三) 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情。 (四) 忘记我,管自己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涂虫。 (五) 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六) 别人应许给你的事物,不可当真。 (七)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 鲁迅 《死》

(44) 她早已什么书都不看,已不知道人的生活的第一着是求生,向着这求生的道路,是必须携手同行,或奋身孤往的了,倘若只知道搥着一个人的衣角,那便是虽战士也难于战斗,只得一同灭亡。(句子宝库 Juzibaoku.com) —— 鲁迅 《伤逝》

(45) 但人应该死在哪里呢?我先前以为人在地上虽没有任意生存的权利,却总有任意死掉的权利的。现在才知道并不然,也很难适合人们的公意。 —— 鲁迅 《死后》

(46) 我所不能理解的有太多,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人的 —— 鲁迅

(47) 所谓职业的读书者,譬如学生因为升学,教员因为要讲功课,不翻翻书,就有些危险的就是。我想在座的诸君之中一定有些这样的经验,有的不喜欢算学,有的不喜欢博物,然而不得不学,否则,不能毕业,不能升学,和将来的生计便有妨碍了。我自己也这样,因为做教员,有时即非看不喜欢看的书不可,要不这样,怕不久便会于饭碗有妨。 —— 鲁迅 《读书杂谈》

(48) 春雨过了,太阳又很好,随便走到园中。 桃花开在园西,李花开在园东。 我说,“好极了!桃花红,李花白。” (没说,桃花不及李花白。) 桃花可是生了气,满面涨作“杨妃红”。 好小子!真了得!竟能气红了面孔。 我的话可并没得罪你,你怎的便涨红了面孔! 唉!花有花道理,我不懂。 —— 鲁迅 《集外集 桃花》

(49) 造物主,怯弱者,羞惭了,于是伏藏。天地在猛士的眼中于是变色。 —— 鲁迅 《淡淡血痕中 记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50) 我们试将享清福,抱秋心的雅人,和破衣粗食的粗人一比较,就明白究竟是谁活得下去。 —— 鲁迅 《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