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句子搜索 名言句子网 juzibaoku 优秀的文本搜索网站

作者专辑标题标签 摘要
句子正文部份内容 正文
偶遇佳句 高级搜索

搜索提示:关键字任意填写一项,两项提高精确度。

南派三叔 - 作者句子大全 - 最重要的事情是确定自己真的是在往前走。

(1) 有些面具戴得太久,就摘不下来了。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2)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3) 最重要的事情是确定自己真的是在往前走。 —— 南派三叔 《沙海》

(4) 真正的不怕一定来源于内心无比强大的力量。 —— 南派三叔

(5) 外面传来云彩的声音,胖子摸了把脸上的胡楂,偷偷看了一眼就道:“老子连别人祖坟都敢挖,小妞不敢泡?我告诉你,老子这一次还真准备真爱了,谁也别拦,没人比我能给她幸福。” “你能给她什么幸福?”我失笑道,“以后熬猪油不用去菜市场吗?”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6) 秘密的解禁,好像染料的稀释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是一部分一部分地大白于天下。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7)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领导者,很多时候畏手畏脚,遇到损失就会退缩,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全身进全身退,但是在现实中,这样的故事是不存在的。 —— 南派三叔 《贺岁篇》

(8) 他苦笑:“是的,是我爷爷定下的规矩,我爷爷他太聪明了,他算得到一切,我不敢想他是错的,你知道我以前做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吗?很多次,我都会想,如果我没有听我爷爷的,而是立即回去,那些人会不会还活着?”说着他自己也笑,“一旦你有那样的想法,你就不可能有朋友,因为,你知道你不能回去救他,那么,如果你和他成了朋友,发生这种事情,那你就会伤心,为了不伤心,为了能够心安理得地抛弃其他人,我不能和任何人成为朋友。听着有些矫情是吧?”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9) 但是,我意识到自己还不能停,我还必须走下去,因为还有一个十年。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10) 二月红终身未续娶,活到一百零二岁,死后与妻子合葬。他的棺材比妻子的高出一截,为的是让在地下等待了多年的丫头,能够再次靠在他的肩膀上,听他婉婉而唱的戏腔。 —— 南派三叔 《吴邪的私家笔记》

(11) 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往往在于,就算是好人占了上风,也不太愿意去伤害之前伤害自己的人。 —— 南派三叔 《第二十九章?所有相关的细节》

(12) 我不由庆幸,之前特地从潘子那里弄来了一些闷油瓶的血涂在身上,看样子还真管用,虽然这样做有点缺德,不过缺德总比缺胳膊少腿好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13) 我对这种一向是不信的,但是看到船老大这么虔诚的样子,心里有点担心,这些人非常讲究这一套东西,如果那些求签的结果说我是一个恶鬼,估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把我扔到海里去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14) 我最害怕的局面就是要挂的局面。 最可怕的是,我内心对于通过考试的欲望已经完全变成了掐死黑瞎子的欲望。 —— 南派三叔 《黑瞎子师傅》

(15) 张起灵并没有从白玛的口中得到任何的信息。 他甚至没有听到自己母亲呼唤自己的哪怕一声声音。 他也没有感觉到,其他人说过的,母亲带给他的,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丝联系。 他唯一感觉到的,是母亲缓缓恢复的呼吸,苍白的脸庞只恢复了轻微的血色,又瞬间转向荒芜。 这一切,仍旧显得太倡促。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三日静寂》

(16) 胖子想了想道:“真奇了怪了,我觉得天真你的话特别容易说服人。那咱们就先不管名声了,你说怎么做?”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17) 我能活到现在,全靠无数人的牺牲和保护,我必须活着,而且活得坦坦荡荡,这才是对那些人的报答。这就好比接力赛,在我没有找到接棒人之前,我就是最后一棒,最后一棒必须跑到最后,而且要跑赢。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18) 我只经历了十年,唯有佩服他,多让他喝点热水。我懂得寻找一个人的感觉,以前觉得自己的执着天下第一,如今看到了花二十年寻找尸体的人,才明白这种执着,是人之使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 南派三叔 《钓王》

(19) 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20) 盗墓笔记是一个叫吴邪的人设下的最大的谜题,而一个叫徐磊的写作者,幸不辱命! —— 南派三叔

(21) 9,使用保护色的东西一般都是无毒的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22) 我在找一个人,他说要带我回家,我爱他,但我不记得他了。 十年之约,是接他回家,还是又一个十年的开始? 你是我一生中的浓墨重彩,我是你一生中的微渺星辰。 我等不起太多,只愿你最后与我相见。 你亲手推我入深渊中,弃我于深渊中,使我更加想念。 十年的孤寂我自是不怕,可是小哥,你怎么忍心让我独身一人,一世心灰。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23) 闷油瓶从来没有娱乐的举动,我见过很多闲人,就算最古怪的人,总有一两样自己感兴趣的活动,就算是发呆的时候,手里也可以转两颗核桃,实在不济的抽烟,拨自己的脚皮,咬指甲。 —— 南派三叔

(24) “开。”其中一个人道,“成王败寇,愿赌服输。”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25)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我深吸一口气,胖子递过来一根烟就道:“吴邪,我们也会老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想留在哪里,小哥也会陪我们去的。” —— 南派三叔 《钓王》

(26) “我说了,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能冒任何的险,我答应你,如果你配合我们,我们不仅能平安回来,你还能得到非常丰厚的报酬。” 吴邪吐了口烟道:“如果这件事情不完成,我这辈子也没有意义了,我一定会弄死你泄愤的。所以,你就安安静静的留下来,就当是一次旅游吧。” “旅游?” 吴邪把脚边的箱子踢到了黎簇的跟前:“这是你的装备,对,旅游,以前我三叔也是这么忽悠我的。”(名人名言 www.juzibaoku.com) —— 南派三叔 《沙海》

(27) 这就是吴邪,在队伍中拥有的“白搭”,铁三角中最废材的领袖,他需要别人的保护,需要别人的帮助,他有无穷的好奇心和欲望,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受到伤害,他自己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他是一个无论多么恨你,都希望你可以活下去的普通人。因为他不懂杀戮,不懂那超越生命的财富,他只懂得“活着”二字的价值。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28) 黑瞎子针对这些状况教了我不少小招数,在丛林或者对付比自己小的东西,首先要防范两个脖子,一个是脚脖子,一个是真正的脖子。特别是人的颈脖,对着这个地方攻击的,一定是攻击性的动物。 —— 南派三叔 《沙海》

(29) 隔一扇青铜门,一人守一孤城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30) 2魔鬼城又叫风城,是大片岩石被大风雕琢出来的奇特地形,一大片区域内,分布着大量奇形怪状的岩山,可以给人想象成各种诡异的事物,而且风刮过这些岩石的时候,因为分布的关系,会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所以叫做魔鬼城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31) 目的,所有人做一件事情,都是有一个目的。 —— 南派三叔 《第二十章?无法理解的谜语》

(32) 胖子抓住了她的手:“这儿如果是神的地方,那揭开神的面纱的光荣一定是胖爷我的,胖爷我跟着小天真混,经常混亏本,如今不能连荣誉都没了。你给我闪开。”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33) 夜长梦多恐惧症,是我经历了那么多事后的后遗症,对于一件事我总是觉得,一旦我停止了,或者有所喘息了,这件事就会被人破坏。所以我不再随性地做事,而是特别追求高效率和走捷径。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34) 吴邪知道,他懂得某人是爱他的。某人不曾言语,但也不曾辜负。 也许在终极的另一段,阿宁只是对心存好感的人不辞而别; 这世界上,鬼玺从来都只有一个。我不过是怕你难过,给你十年让你忘了我。 他一副天真无邪,一生为谁?他一脸淡薄神情,一笑为谁?他舞动天地乾坤,一舞为谁?他留下一世痴情,一候为谁? 十年太长,长到可以改变一个人;十年太短,短到一个人都无法忘记。 变化的不是自己,而是旁人的眼光。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35) 我愣了愣,看了看车总的口袋,他立即捂住:“不是这只。这只是我儿子,杀了我,它也会和我一起死。” 你能再没出息点吗?我心说 —— 南派三叔 《沙海》

(36) 我愿是一座佛塔,每日看人来人往,日起日落。不愿是塔上之人,永世过客,日日不同。 —— 南派三叔

(37) 闷油瓶的族人称呼自己的家族是牧羊人,这些在大脑中出现的记忆让他们去做的事情,会改变很多东西,似乎是冥冥之中有神通过这种方式,在干预这个世界的发展。 —— 南派三叔 《此时彼方》

(38) 我希望你能平安。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39) 我在做事情的时候,永远是信任大于原则,只要这个人是我信任的,甚至只是直觉上值得信任,那我就没有任何原则,大可以跟着他乱跑。--吴邪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幻境》

(40) 你现在是天真的二次方,又天真又二~ —— 南派三叔 《藏海花》

(41) 人不应该去问,自己不想知道的东西。 —— 南派三叔 《沙海》

(42) 我不禁莞尔,笑得也累了,静下来,看着远处月光下的湖面,忽然感觉来这里也许是一种缘分。独看这里湖光山色,谁能想到当年发生了那么诡异的事,又看我们笑声豪迈,谁又知道其实我们背负了这么多东西。世界上的一切都很简单,而人似乎是最复杂的,这种复杂又是他们抗拒却又逃避不了的。庸人自扰,都是庸人自扰。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想自己以前的那种心境,又想想现在的这种心境,觉得以前那个在那么多谜中到处碰壁的形象真的有点 可笑。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43) 我持刀和持棍的小花在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成为肉搏型兵种了,真是世事变迁。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44) “相信我。”我忽然有些不爽,心说我是在用生命做老大,你们能不能给点面子,这个行业真的不行了,以前那帮老伙计虽然凶狠了点,但是至少正经,这帮新入行的完全就是三观不正嘛。 —— 南派三叔 《沙海》

(45) 吴邪就道:“那你就不懂了,干我们这行,越是恐怖的事情越要轻描淡写,越是轻描淡写了。等你真遇到……怎么说呢?你也就没那么痛苦了。” —— 南派三叔 《沙海》

(46) 黎簇急道,急完他立即意识到改口也没用,顿时一口血差点喷出来,骂道,“老大,我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要这么耍我!天哪,早知道这样我一定好好学习,不早恋不打电子游戏,当个课代表了此残生。” —— 南派三叔 《沙海》

(47) 我看到闷油瓶注意到了我们这边,把头转了一转,正看到我和胖子的脸,他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动了动嘴巴,说的是:“再见。”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48) 真正的奇怪,必须是在普遍的现象中,存在不同的东西,不管这些普遍的现象你是否可以理解。 —— 南派三叔 《第四十七章?问题的所在》

(49) 吾等长白山静候灵归 ——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50) 老九门约定老九门的人必须轮流守护青铜门后的秘密,以十年为期更换一次,但除了张起灵所在的张家,老九门的其他人没有一个遵守约定。于是,张家一直独自守护着青铜门后的秘密。如果老九门遵守承诺的话,在2005年应该轮到吴邪进到青铜门后待上十年。但与吴邪有着深厚感情的张起灵,决定代替吴邪守护这轮到吴家的十年,并且约定,十年之后的2015年,吴邪来长白山青铜门接替张起灵。 —— 南派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