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句子搜索 名言句子网 juzibaoku 优秀的文本搜索网站

作者专辑标题标签 摘要
句子正文部份内容 正文
偶遇佳句 高级搜索

搜索提示:关键字任意填写一项,两项提高精确度。

村上春树 - 作者句子大全 -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1) 快乐不是奢侈品,而是日用品。容易满足的人,总是活得简单快乐;欲望过多的人,往往过得愁容满面。快乐和烦恼,只能来一个,你拉着一个不放,另一个自然不会来。让别人快乐是慈悲,让自己快乐是本分。不必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 村上春树

(2) 要自信!只要自信就无所畏惧。愉快的回忆、倾心于人的往事、哭泣的场景、儿童时代、将来的计划、心爱的音乐——什么都可以,只要这一类在头脑中穿梭不息,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 村上春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3)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4)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在这个世界上,原本能够称之为“深刻”的东西都已稀少,更不要提接近事实的深刻了。 但村上春树的文字却有着这样的一种魔力,令全世界都陷入他那独特的“蓝调”情绪当中,无法自拔……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5) 我相信所谓的命运不过是一个人的生理,心理,情感,性格等等因素所造成的一个人行动的最终结果。我也始终相信这些因素都是人为可以改变的。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6)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7) 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 村上春树 《1Q84》

(8) 没有小确幸的人生,只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罢了。 —— 村上春树

(9)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we learn at school is the fact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can't be learned at school. 我们在学校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最重要的东西不可能在学校学到。 —— 村上春树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10) 或多或少,任何人都一开始按自己的模式活着。别人的若与自己的差别太大,未免气恼;而若一模一样,又不由悲哀如此而已. —— 村上春树

(11) 每天差不多都是相同的重复。昨天和前天颠倒顺序,也没有任何不便。我不时想,这叫什么人生啊!但也没有因此感觉光阴虚度。我仅仅是感到惊讶,惊讶于昨天与前天毫无区别,惊讶于自己被编排入这样的人生,惊讶于自己留下的足迹甚至还未及认清,就在转瞬间被风吹走,变得无影无踪。 —— 村上春树 《眠》

(12) 因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到任何地方,所以到这地步,只好彼此觉悟。 —— 村上春树 《1Q84》

(13) I can bear any pain as long as it has meaning. 我能承受任何痛苦,只要这种痛苦有意义。 —— 村上春树 《1Q84》

(14) 一旦死去,就再也不会失去什么了,这就是死亡的起点。 —— 村上春树

(15) 我的人生可以有把玩单调的时间,但没有忍受厌倦的余地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16)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 村上春树 《舞!舞!舞!》

(17) 我已经厌倦了嫌恶别人、憎恨别人的生活,厌倦了无法爱任何人的生活。我连一个朋友也没有,哪怕是一个。最重要的是,我甚至连自己都爱不起来。为什么不能爱自己呢?是因为无法爱别人。一个人需要爱某个人,并且被某个人所爱,通过这些来学习爱自己的方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会爱别人的人,不可能正确地爱自己。 —— 村上春树 《1Q84》

(18)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到:‘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 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19) 人生本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 村上春树 《人生马拉松》

(20)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后街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 女孩算不得怎么漂亮,衣着也不出众,脑后的头发执著地带有睡觉挤压的痕迹。年 龄也恐怕快三十了。严格说来,恐怕难以称之为女孩。然而,相距五十米开外我便一眼 看出:对我来说,她是个百分之百的女孩。从看见她的身姿的那一瞬间,我的胸口便如 发生地鸣一般地震颤,口中如沙漠一般干得沙沙作响。 —— 村上春树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21)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 村上春树 《舞!舞!舞!》

(22) 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 村上春树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23) 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 村上春树

(24) 活着就意味必须要做点什么,请好好努力。 —— 村上春树 《地下》

(25) 我们尽管是再适合不过的旅伴,但归根结蒂扔不过是描绘各自轨迹的两个孤独的金属块儿。远看如流星一般美丽,而实际上我们不外乎是被幽禁在里面的,哪儿也去不了的囚徒。当两颗卫星的轨道偶尔交叉时,我们便这样相会了。也可能两颗心相碰,但不过一瞬之间。下一瞬间就重新陷入绝对的孤独中。总有一天会化为灰烬。 —— 村上春树 《斯普特尼克恋人》

(26) 于是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名人名言 www.juzibaoku.com)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27) 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 村上春树 《人生马拉松》

(28) 同样的风抚摸她的肢体,摇颤着阴毛。不觉之间,刚才周围飞来飞去的小飞机全都化为蜻蜓。 —— 村上春树 《斯普特尼克恋人》

(29) 闭了眼睛情况也丝毫不会好转,不是说闭起眼什么就会消失,恰恰相反,睁开眼时事情会变得更糟。闭眼是怯懦的表现,把眼睛从现实移开是胆小鬼的行为。即使在你闭眼捂耳之时,时间也照样挺进,喀,喀,喀。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30) 如果能真心爱上一个人,那么不管对方是何等恶劣,哪怕对方并不爱自己,人生也至少不会是地狱,就算多少有点黯淡 —— 村上春树 《1Q84》

(31) 如果你志在追求艺术追求文学,那么去读一读希腊人写的东西好了。因为要诞生真正艺术,奴隶制度是必不可少的。而古希腊人便是这样:奴隶们耕种、烧饭、划船,而市民们则在地中海的阳光下陶醉于吟诗作赋,埋头于数学解析。所谓艺术便是这么一种玩艺。 —— 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32) 人的一生应该走进荒野,体验一次健康又不无难耐的绝对孤独。从而发现只能依赖绝对孤单一人的自己,进而知晓自身潜在的真实能量。 —— 村上春树 《斯普特尼克恋人》

(33) 当时我觉得这世界上仅仅剩我一人,孤孤单单,比什么都孤单。感觉上只想不思不想地直接消失在虚空中。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34) 口红和描眉笔之类有生以来从未沾手,甚至是否准确知晓乳罩的尺寸也是未知数。尽管如此,堇还是有某种吸引人的特殊东西,至于如何特殊则很难用语言解释。不过若细看她的眸子,答案自在其中。 —— 村上春树 《斯普特尼克恋人》

(35) 这以前你是想写小说才写的,不想写就不必写。也不是说因为你放弃写小说而有个村庄焚毁一尽,有条船沉没水底,潮涨潮落发生紊乱。革命也没推迟五年。谁能把这个称为变节呢? —— 村上春树 《斯普特尼克恋人》

(36) “注意:抬起头,挺起胸!” “并怀有自豪感!” —— 村上春树 《去中国的小船》

(37) 自由思考,就意味着游离于自己的肉体之外。跨出肉体这个受限制的牢笼,从枷锁中解放出来,纯粹飞翔在逻辑的领域,赋予逻辑自然的生命。这就是自由思考的核心内涵。 ——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38) 不管怎样,这是我的肉体,有着极限和倾向,与容颜、才华相同,即便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也无足以取而代之的东西,只能靠它拼命向前。 —— 村上春树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39) 但怎么打量电话机都不响铃,一味保持着沉默。沉默的电话机看上去极富内省精神。没有人敲门,没有邮件(哪怕一封),没有特殊事情发生(哪怕一件),没有气候变异,没有预感。惟独时间毫无表情地流逝。中午到来,下午静静地向傍晚靠近。墙上电子挂钟的秒针如豉虫一般流畅地滑过时间的水面。 中田仍在分水岭的另一侧。他无言无语,死不复生。静得那般深沉,侧耳倾听,甚至可以听见地球旋转的声音。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40) 我不知道这同冷静有何关系。但如果一年到头都得除霜的旧式冰箱成为冷静的话,那么我也是这样。 —— 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41) 缺乏想象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篡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对我来说,真正可怕的是这些东西。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42) 森林有时从头顶到脚下地威胁我,往我的脖子吐凉气,化作千根针扎我的皮肤,千方百计想把我作为异物排挤出去。但我对这些威胁渐渐可以应付自如了。说到底,这里的森林不外乎是我自身的一部分--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有了这样的看法。我是在自身内部旅行,一如血液顺着血管行进。我如此目睹的是我自身的内侧,看上去是威吓的东西是我心中恐怖的回声。那里张结的蜘蛛网是我的心拉出的蜘蛛网,头上鸣叫的鸟们是我自身孵化的鸟。如此意象在我胸间产生,并扎下根来。 —— 村上春树 《海边的卡夫卡》

(43) 一天跑一小时,来确保只属于自己的沉默时间,对我的精神健康来说,成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功课。至少在跑步时不需要和任何人交谈,不必听任何人说话,只需眺望周围的风光,凝视自己,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宝贵时刻。 —— 村上春树

(44) 坠入恋情可是没有道理好讲的。它也许突然平地里蹿出来一把将你抓住,甚至就在明天 —— 村上春树 《斯普特尼克恋人》

(45) 旅行的好处在于可以暂时远离日常生活,还不必承担平日里琐碎的责任。 —— 村上春树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

(46) 刚下笔时觉得似乎可以写出漂亮东西,行文生机勃勃,前景如在目前,情节自然喷涌,但随着故事的进展,那种气势和光芒开始一点点地失去,眼睁睁地看着它失去。水流越来越细,很快像蒸汽机车一样减速停下,最后彻底消失。 —— 村上春树 《东京奇谭集》

(47) 于是我腰缝绷带,天还未晚就倒在床上看屠格涅夫富有古典情调的小说。看着看着,我开始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怎么样都无所谓。这三天时间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我自己找的。一切都是主动找上门的,我不过受连累而已。 —— 村上春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48) 一辈子“只见过牛头梗犬的话,怎么能算懂得狗呢” ? 我也只娶过一个女人,算是个“只见过牛头梗犬”的蒙昧无知的人,却也脸皮颇厚,对广大女性有自己的一家之言。那就是“女人并不是有事想发火才发火,而是有时想发火才发火”。 —— 村上春树 《爱吃沙拉的狮子》

(49) 不过我也没有坚定的信心,我也怕得难以自己。那是一种没有道理可讲的根深蒂固的恐怖,是一种铭刻在我的遗传因子之中、从远古时代便一脉相承的恐怖。黑暗这种东西纵使有其存在的缘由,也同样可怕可怖。它说不定会将人一口吞没,将它的存在扭曲、撕裂,进而彻底消灭,到底有谁能够在黑暗中怀有充分的自信呢?所有一切都将在黑暗中猝然变形、蜕化以至消失,虚无这一黑暗的祖护者在这里涵盖一切。 —— 村上春树 《舞,舞,舞》

(50) 是怕,货真价实的怕,宛若被人剥得精光。心烦意乱。凝重的黑暗使得暴力的颗粒子飘浮在我的周围,并且像海蛇一样飞快扭动着身子朝我偷偷袭来,而我连分辨都不可能。一股无可救药的虚脱感俘虏了我。我觉得似乎身上所有的毛细孔都在黑暗中暴露无余。 —— 村上春树 《舞,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