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句子搜索 名言句子网 juzibaoku 优秀的文本搜索网站

作者专辑标题标签 摘要
句子正文部份内容 正文
偶遇佳句 高级搜索

搜索提示:关键字任意填写一项,两项提高精确度。

林清玄 - 作者句子大全 - 故国山川争如水中之月,镜中之花,挤扁又拉长,最后连年轻的岁月也成为镜花水月了。

(1) 不雨花自落,无风絮自飞。 —— 林清玄 《人生最美是清欢》

(2) 化妆只是最末的一个枝节,它能改变的事实很少。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体质,让一个人改变生活方式、睡眠充足、注意运动与营养,这样她的皮肤改善、精神充足,比化妆有效得多。再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气质,多读书、多欣赏艺术、多思考、对生活乐观、对生命有信心、心地善良、关怀别人、自爱而有尊严,这样的人就是不化妆也丑不到哪里去,脸上的化妆只是化妆最后的一件小事。我用三句简单的话来说明,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 林清玄 《生命的化妆》

(3) 故国山川争如水中之月,镜中之花,挤扁又拉长,最后连年轻的岁月也成为镜花水月了。 —— 林清玄 《生平一瓣香》

(4) 情仿佛是一个大盆,再善游的鱼也不能游出盆中,人纵使能相忘于江湖,情确是比江湖更大的。 —— 林清玄 《温一壶月光下酒》

(5) 把去年的月光温到今年才下酒, 这是风趣,也是性灵, 其中是有几分天赋的。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6) 我时常坐在窗前,看那明朗清脆的景色,也时常在池塘边散步,任思绪奔飞。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7) 那时夏季刚来、草莓刚刚收成的时候,空气中飘满了野草和你屠宰阳光下蒸腾出来的香气,繁茂的野草在风里像波浪一样起伏,草的绿和山的苍郁交织成一个充满生命的世界。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8) 在草、山、天空之间,孤鹰衬着蓝天缓缓的盘旋,松鼠在林间快乐地跳跃,远远近近都是绕来绕去的鸟声,无意走过溪谷,满坑的蝴蝶被步声惊飞,人便跌进了彩色的飞腾的童话世界。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9) 多叶的刺竹林中都是白茫茫的雾气在轻轻地流荡着,雾扑到人脸上,带着种沁凉的甜味。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0) 我深深知道这个世界是个有情世界,即使是一棵短竹在雪地里长得峥嵘,一棵青松在冰雪之巅傲然主力,也都在显示天地有情。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1) 使我的心怀犹如千山万壑中的涓涓细流,许多人物在其中流荡、成形,他们的笑、爱、举止都还清晰地印在我心底深处,就连那些景物也仍紧紧和我的心牵连着。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2) 即使此刻我就着晨光坐在庭前,合欢山在白雪中升起的曦阳恍若在远处伸手召唤我,像早前我每天清晨推窗的时候。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3) 只要有火炉和爱,我们就不怕隆冬,不怕冰雪封冻了大地。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4) 合欢山的天气是宜于烤火的,宜于让人沉醉在青瑟晚风里的温暖中。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5) 天晴时可以觉出山之高、云之浮、雪之白润。云里连着海气,风里带着潮声,落木千山天远大,有时候残雪零星,更多的白藏在更高的山中更深的松林里,所以我喜爱独自静静地踱步,一任冷风扑面。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6) 有一两次斜阳犹未落尽,雾已经升起,远远一排青山,山岚与天运连成一气,无雾时雪地的寂静,有雾时空山的雅致,害我多次忘记雪寒,流连着不忍离去。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7) 夕阳在此刻仿佛是一种耳语,怕被第三个人听见,用它轻柔的语言诉说它的光华,诉说它的生命永远不会死亡,诉说“我要休息了,明天请允许 我轻叩你的窗子”,诉说它工作了一天,需要一夜的休息——它告诉了我宇宙时空循环的不朽道理。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8) 在悠久而无穷尽、无起始的时间中,个人的生命不过是电光一闪、流星稍纵;在广大无垠、圆整无缺的空间中,个人的重要又如沧海一粟、戈壁细沙。个人有什么可以自豪地,当面对重要的浩浩宇宙朗朗乾坤!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19) 我的眼睛不是彩色的相机,但是我记得那是个有颜色的冬天,有许多时而被写在雪片上。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0) 人也是一个平凡的茼蒿的花籽,不管气候如何,不管哪里是落脚的地方,只要有生机沉埋心中,即使在陌生的土地上,也会吐芽、开花,并结出新的花籽。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1) 我常觉得一个人维持着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原则、简单的天地是多么不容易呀!现代的环境已经很难让我们回到那个干净单纯的世界了。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2) 点了灯,屋内清光一脉,桌上白纸一张,在风雨之中,暗夜的灯光像花瓣里的清露,晶莹而温暖。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3) 情感和岁月正牧着一群恶羊,一口一口地啃噬着我们原来翠绿活泼的心灵。有的人在这些啃噬中枯死了,有的人折败了。枯死与折败原是必有的事,问题是,东风是不是来?是不是能自破裂的伤口边长出更多的新芽? 当然,伤口的旧痕是不可能完全复合的,被吃掉的布袋莲也是不可能重生的。但是不能复活不表示不能痊愈,不能重生不表示不能新生,任何情感和岁月的挫败,总有可以排解的办法吧!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4) 人是这样脆弱,一片片地凋落着,从人而来的情爱、苦痛、怨憎、喜乐、嗔怒,是多么无告呢?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5) 当我们觅寻的时候,是茫茫大千,尽十方世界觅一人为伴不得:当我们不觅的时候,则又是草漫漫,花香香的,阳光软软的,到处都有好风漫上来。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6) 所谓“来往烟波非定居,生涯袭笠外无余”,生命的事一旦经过了,再热烈也是平常。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7) 年纪稍长,我猜知道“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境界并不容易达致,因为生命中真是有不少不可逃、不可抛的东西。名利倒还在其次,至少像一壶酒、一份爱、一腔热血都是不易逃的,尤其是情爱。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8) “世间情是何物?” “不可逃之物”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29) 连冰冷的石头相碰都会撞出火来,每个石头中事实上都有火种,可见再冰冷的事物也有感性的质地,情何以逃呢?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0) 我想,逃情最有效的方法可能是更勇敢地区爱,因为情可以病,也可以治病。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1) 情者堂堂巍巍,壁立千仞,从低处看仰不见颈,自高处观俯不见底,令人不寒而栗,但是如果在千仞上多走几遭,就没有那么可怖了。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2) 如果我生在北极,可能要为“煮”的问题烦恼半天。与性急的人交谈,回家要用大火;与性温的人交谈,回家要用文火;倘若与人吵架呢,回家一定要生个烈火,才能声闻当时“毕毕剥剥”的火爆声。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3) 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先用情诗情词裁冰,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加上一点酒来煮,那么,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倘若情浓,则不可以用炉火,要用独火,再加一杯咖啡,才不会醉的厉害,还能维持一丝清醒。(内容来自 www.juzibaoku.com)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4) 遇到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话就好办了,把结成的冰随意弃置就可以了。爱听的话则可以煮一半,留一半,他日细细品尝。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5) 斯时斯地,煮雪恐怕要变成一种学问。生命丰富的人可以依据雪的大小、成色,专门帮人煮雪为生,因为要煮得恰到好处,煮得和说话时恰好一样,确实不易。年轻的恋人则可以去借别人的“情雪”,借别人的雪莱浇自己心中的块垒。 如果失恋等不到冰雪尽融的时候,就放一把大火把雪屋都烧了,烧成另一个春天。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6) 煮雪如果真有其事别的东西也可以留下。我们可以用一个空瓶把今夜的桂花香装起来,等桂花谢了,秋天过去了,再打开瓶盖,细细品尝。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7) 譬如将月光装在酒壶里,用文火一起温来喝......此中有真意,乃是酒仙的境界。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8) 我们活着的时候真正感觉自己是存在的,岁月的脚步一走过,转眼便如云烟无形,但是,这些消逝于无形的往事,却可以拿来下酒,酒后便会浮现出来。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39) 春天的时候可以面对满园怒放的杜鹃细饮五加皮;夏天的时候,在满树狂花中痛饮啤酒;秋日薄暮,用菊花煮竹叶青,人共海棠俱醉;冬寒时节则面对篱笆间的忍冬花,用腊梅温一大壶大曲。这种种,就到了无物不可下酒的境界。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0) 酿酒时以秋天桂花围塞,酒成之际,桂香袅袅,直似天品。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1) 蜜蜂的这种行为是让人吃惊的。对于蜂王,它们是如此专情,在一旁护卫。假若蜂王死了,它们就会一哄而散,连养蜂人都不得不佩服蜜蜂。但是养蜂人却利用了蜜蜂专情的弱点驱使它们一生奔走去采花蜜——专情的人可怕也有这样弱点,任人驱使而不自知。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2) 那人随车在夕阳中的晚风里消逝,而我们独自站在远处忍受临晚的寒冷。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3) 连刻骨铭心的爱,如今说起来也是云淡风轻,好像轻轻一吹就飞到天边去了。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4) 我们年轻的时候,每天都在草坪上谈爱情,谈理想,谈抱负,谈许多不可能实现的空幻的梦想,或者骂炎凉世事,骂情义淡薄,骂悲欢离合。我们觉得以爱为灯就必能找到光明的美丽的新世界,必能照亮我们生命的前程。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5) 一旦前程成为往事,我们被钟爱的人背负,我们尝到了人世冷暖,我们的理想与抱负都渺远如天边的星火,这时我们成长了。可是成长的代价呢?我们似乎走进了我们以前骂的范围内,变成冷漠无情的一类。我们虽然始终相信自己是深情的,可是个人的深情有什么用处呢?不过是在我们午夜回思之际,酸苦一如初春未熟的葡萄,生活也就变成吃剩的一串葡萄藤忧郁的蓝色支脉往四面八方零乱地亢张着。那饱满富弹性的美丽果实被社会一口一口地吞噬了——我常把吃剩的葡萄藤一串串挂起来,用以警示自己不可无情不可失去追寻正义的勇气,也万不可让那盏你去时点着的灯熄灭了。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6) 千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7) 我不反对浪漫,但是我觉得如何在高度的浪漫里还不忘失理想的追求,才是较好的生命态度。因为我们只有一条命,要卖给识货的人;我们只有一条道路,要能有情感的冲动,也应该兼修理性的沉思。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8) 这就像是,我们读着一本很厚的书,翻着翻着,书里落下几片年轻时夹入的枫叶,平整而枯干,但是年轻时鲜红色的有生命的历程全涌发出来了。我们不能随意死去,因为书还很厚说不定下一次掉出来的是依然雪白如初的一朵茉莉花呢!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49) 我们常边饮酒边赋歌,边看月亮从水面浮起,把月光与月影投射在河上,水的波浪常把月色拉长又挤扁。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

(50) 月缺不改光,剑折不改刚。 —— 林清玄 《灵性深处开莲花》